Muttering

宠爱Ninomi,私心末子和Y2,没节操支持竹马和SK~

(润二)美妙时光 - 01

(润二)美妙时光 - 01



初秋的阳光温暖又不刺眼,透过玻璃洒在咖啡店里。

在宁静的星期三下午,这充斥着出版社的街上除了一两个行人在经过,就只有几只小猫在路边的围墙上悠闲的晒着太阳睡午觉。

 

二宫和也慵懒的端着一杯黑咖啡在吧台后靠在椅背上,看着玻璃窗外过往的行人,半咪着眼睛的想着今天下午咖啡店真静,3点过后都没几个客人,蛋糕也只剩下数块,不如早点打烊回家打游戏。想着想着睡意来临,意识开始模糊,准备进入梦乡之际,门上的风铃摇晃着发出“叮咚”一声,店门被推开了。终于有客人上门了,不能继续打瞌睡。一抬头不期然看进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再看到那人深刻如混血儿的五官,想着到底应该要不要说英文,不过他可是英文苦手阿...

 

想着想着竟然对着来人发起呆了,直至听到来人问"这店是在营业中吗?",这才醒过来说“阿...是阿...欢迎光临”。

 

把客人带到窗边的空位上,轻轻的放下餐牌。

 

"我们这里每天都限量提供一款特别的精选蛋糕,而今天的是酒心巧克力蛋糕,还剩下一块,要试试吗?"

 

"就给我一块酒心巧克力蛋糕,还有一杯黑咖啡吧。谢谢。"


 "咖啡要加糖吗?”

 

 "不用了,谢谢。"


 才说完客人便拿出手提电脑工作起来,看他那身华丽时尚的衣着,再看到他电脑萤幕上的时装排版,想着应该是个忙碌的时装杂志编辑,是跟自己不同世界的人呢。


发现竟然看着客人发起呆了,才慌忙走进吧台准备咖啡和蛋糕,磨咖啡时又想起这个客人是第一次来,平时这里都是熟客,这人是刚来这区工作吧,想着想着竟然磨太多咖啡粉,弄10多杯咖啡都可以了,多余的咖啡粉不能留过夜,4点过后通常都没有客人会点咖啡,现在都3点多了,恐怕这些咖啡粉要都倒掉,最讨厌浪费的。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竟然看着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客人看呆了,虽然人家是很帅,可是这还是一个男人阿,他二宫和也平时都不会这么没用的,还浪费了那么多咖啡粉,这可是很贵的! 拍一拍脸颊,清醒一下,至少一会儿在客人面前要不能表现的这么奇怪!

 

"这是你的蛋糕,中心是兰姆酒,外面是黑巧克力蛋糕,吃下去会有先苦后甜的感觉。咖啡是用蓝山咖啡豆,略酸,苦涩味少。请慢慢品尝。 "


"谢谢。"听到店员用少年般略高的声调淡淡的说着,是把适合撒娇的声音,看到他轻柔的把咖啡和蛋糕放在电脑旁,这才把电脑收起来。


都忙碌的工作了一个上午,昨天也是在公司睡的,今天午餐是叫秘书买便当,在开会前随便吃吃便算,难得工作是暂时告一段落,应该休息一下,好好的品尝这看起来很吸引的蛋糕和香气满溢的咖啡。


蛋糕一如看起来般美味,松软的口感,一开始黑巧力味道是有点苦涩,不过接着兰姆酒的甜香在口腔里散发,因为一开始的苦涩,这时的甜美令人更着迷,是一款美味的蛋糕,令人一试难忘。


慢慢的品尝着香浓的蓝山咖啡,这才发现年轻的店员是有着如柴犬般可爱脸孔,下巴却有着一颗和可爱脸孔不乎能魅惑人的痣。虽然脸孔年轻如高中生,不过一双湿润的眼睛却充满着故事,很矛盾。看起来很会发呆,然而冲咖啡的技巧这么好,蛋糕也很美味,很厉害。真是个有趣的人,充满着矛盾,令人深感兴趣,想了解更多。


"那个...你是店长吗?看起来很年轻呢..."


"哈哈,都28岁了,这是家人留下的咖啡店,接手了都差不多十年了..."


看着店长前一秒眼睛还淡淡的透着怀念和哀伤,下一秒已经开朗的笑着,是错觉?还是真的不经意勾起他一些伤心的事? 竟然有少少心疼,他不适合衰伤的表情,希望刚刚只是错觉吧。

 

"和我同年阿,真难以置信。店长怎样称呼?"


"二官和也。叫我nino 就可以。"


"松本润。"从卡片夹掏出卡片递给他,他接过仔细看一眼笑了。


"润君真的如我想的一样,是一名时装杂志编辑。不过真厉害,那么年轻便已经是总编。"


"没有的事,是因为这是家族的公司而已。"听到称赞,不禁无奈的苦笑。


"才不是阿,我知道润君很努力的。"


听到nino那撒娇一般的声音,温柔的笑着叫自己润君,安慰着自己,心不禁跳快了一拍。


接着两人都没再说话,nino坐到吧台后,拿出他心爱的小冰蓝,开始和他最爱的马利奥大叔约会。


喝着香浓的咖啡,看着nino时而紧张的皱眉,时而满足的微笑,时而兴奋的表情,心情不禁跟着他起伏。


时间在悠闲的时光中留逝,黄昏的阳光轻轻的透进咖啡店里照着那打着小冰蓝的人,把那人的轮廓映照得更加柔和。


多年后松本润再想起那个悠闲午后的时光都会认为那是他人生中最美丽的一刻。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