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ttering

宠爱Ninomi,私心末子和Y2,没节操支持竹马和SK~

美妙时光 - 08

美妙时光 - 08



为什么就没有人可以遵守承诺对他不离不弃?


因为爱情,爸爸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


因为爱情,妈妈留给他一个血红的世界。

 

因为爱情,那人留给他一屋寂静的空虚。

 

被丢下的悲伤,被遗弃的心寒,把他推向毁灭。


受够了自私的爱情,受够了入骨的心疼,下一次就让他当先转身离开的人吧。


 

冬日的晨光透过落地玻璃窗透进来,柔和的光束洒在冷凉的大理石地板上,为寒冷的清晨带来一点暖意。床上紧紧抱在一起熟睡的两人,被浅浅的光线晕染,宁静而显得平和。


 


"呜嗯…痛..."


 


松本躺在宽大的床上一脸痛苦地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同时,感到脑袋伴随着针刺一般的刺痛,伸手揉了揉额际,突然额际传来一股剧痛,一摸竟然摸到一个大包,看来昨晚他喝得很醉,撞到了现在才来觉得痛。


 


松本慢慢清醒过来,宿醉令他头痛欲裂,头皮发麻的瞪着天花板,近在咫尺的人儿身上传来淡雅的馨香,和呼吸的热气喷在脖子,实在很难忽略蜷缩在自己怀里的人儿。


 


趁那有着可爱脸庞的主人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赶紧摄手摄脚的从那人身上移开。


 


这么近距离看到那人还是第一次,美丽的侧脸在清晨微弱的阳光下更显白皙透明,纤长的睫毛安静地盖着平时湿润的淡竭色眼睛,高挺有肉的小鼻子随着呼吸平稳的起伏,不自觉微微翘起的精致小嘴,尖尖的下巴上有一颗小痣在晃着。松本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把柔软的刘海推开,露出他光洁白皙的额头,顺着额头摸下去,手指停在那片精致的薄唇四周。失神的轻抚那人柔软的唇瓣,昨晚他们接吻了。


 


松本记得自己和二宫说过的每一句话,记得二宫答应会待在自己的身边,记得二宫说喜欢他,记得自己在半醉半醒间火热狂肆的吻上二宫。


 


想要相信他的话,想要沉沦在他的温柔,想要让陪伴成为永远。没有寂寞,没有心痛,没有伤害,只有温柔的相伴。在昨晚自己抓住他时,他没有挣开,那自己就不会放手了。


 


闭上眼,是那张迷乱的小脸,生动鲜活,湿润的双眼透着欲望,眼眶里泪意荡漾,下巴上的小痣随着两人的交缠晃动着。被欲望侵蚀的绯红小脸带着怯意,期待和无措,被吻肿的殷红小嘴透出甜腻的嘤咛声。


 


手指来回轻抚着那片柔软薄唇,不知道在清醒时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松本轻轻的吻上二宫微嘟的粉嫩小嘴,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睡梦中的二宫轻启嘴唇,让松本的舌头乘虚而入的窜进嘴里,细细舔过二宫口腔里的每一处,狂肆的吸吮着二宫的甜蜜,勾起二宫的小舌纠缠不休。


 


"唔..." 睡梦中的二宫感觉到呼吸变得不顺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吓得完全清醒了,绯红着脸手忙脚乱的使劲想推开松本。


 


松本看到二宫的脸被憋得泛红,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唇。


 


"色狼!你干嘛?!" 二宫怒气冲冲的瞪着松本,脸颊却红通通的,一点威吓性也没有。


 


"吻醒我的睡美人啊。不是说喜欢我嘛?怎么一睡醒了就翻脸不认帐?" 松本勾起坏坏的笑容,看着二宫羞涩的脸颊,湿润的眼睛因为委屈微微泛着泪意,忍不住又在二宫微嘟的唇上亲了一记。


 


"谁喜欢你?!你...你...你这个混蛋色狼!" 这个人昨晚不是还很消沉嘛? !怎么现在这么厚面皮的? !恼羞成怒的二宫难得有些结巴,狠狠地瞪着松本,扭动着试图要挣开松本。


 


松本用腿压住二宫扭动试图挣扎开的身体,紧紧抱住二宫的肩膀,暗哑着嗓音低声警告,"你再动就后果自负喔!"


 


二宫犹如少年般纤细柔韧的身体在身下扭动,毛衣宽阔的领口滑下,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美好脖子上的暧昧痕迹,所有都在引诱着松本,他已经口干舌躁了。


 


松本低沉暗哑的警告和他抵在腰部的坚硬,让二宫直直的僵硬了,再也不敢动弹,松本喷洒在他脸上的灼热气息,身体深处甚至传来一股酥麻感,让他几乎要蜷缩起来。


 


"现在还早,睡多一会吧。" 松本看见那人白晰细致的脸通红着,轻啄了一下被吻得娇艳欲滴的小嘴,调整好舒适的睡姿。


 


二宫僵硬的窝在松本的怀中,见他不再有其他动作,终于放心下来,总觉得有事忘记了,不过看见天还未完全亮透,很快又昏昏沉沉的陷入梦乡。


 


看到怀里的人终于放松的依偎着自己熟睡了,松本静静的凝视着他纯真的睡颜,慢慢也再次沉入梦乡。


 


当二宫再次醒来时,天色已亮,闻到阵阵食物香,看了看床边,那让人的害羞的男人已经不在,挣扎着爬起来,睡眼惺忪的走出房门。


 


"润君...好香..." 二宫打着呵欠,用他那未睡醒的声音,朝着厨房里那个俊秀背影喊道。


 


松本转过身来,身上系着围裙,手上端着盘子,"刚醒来? 先去刷牙洗面。"


 


二宫睁开惺忪的睡眼,孩子气的揉揉眼睛,呆呆的点头,"喔!刷牙..."


 


松本忍不住笑了,"你到底醒了没有?"


 


二宫呆呆的点头,嘟着小嘴转身走进卫生间。


 


松本看着对面睡眼惺忪的二宫,一脸呆萌的样子静静地吃着他弄的三文治,忽然心里一暖,发觉这种悠闲安祥的早晨原来就是自己一直的憧憬。


 


"Nino,昨晚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嗯…" 二宫一边吃着三文治,一边呆呆的点头,显然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们交往吧!" 看着二宫没睡醒又傻呆的样子,没有了平时的精明调皮,松本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嗯…"


 


"那由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喔!" 松本好笑的望着那人傻傻地卖了自己。


 


二宫抬头望着松本张张合合的嘴,心想这个人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交往?男朋友?交往? !男朋友? !


 


"えー?!交往?!" 二宫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而且,男朋友什么的...你喝傻了?",松本的话吓得他清醒过来,脸颊因为激动而红彤彤的。


 


"我可是很认真的,我们交往吧!" 松本收起嬉笑,认真严肃的再重复一次。


 


二宫沉默了半晌,站起来想要离开,低低地说,"是因为我昨晚说喜欢你?你又不喜欢我,根本不用这样做...忘记我说的话吧!"


 


松本跑过去抱着二宫,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松本知道不可以让他逃开,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可能现在我还不能忘记那个人,不过我会努力。" 松本顿一顿,继续说,"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边,我一定会追上来,我知道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松本觉得自己颇寡情薄义的,被留下的感觉依然让人寂寞,可是昨天的伤心,现在想起来感觉已经开始模糊。当然十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忘记,然而松本不想站在原地,等一份已逝去的爱情。


 


对二宫悸动的心情是真的,喜欢二宫温柔的眼睛映照着他的身影,也喜欢二宫因为他的一言一语而绯红的脸。虽然不确定那是不是爱情的开始,不过就算是让人觉得他自私霸道,他还是想霸占着二宫,不想让别人拥有二宫的温柔。


 


"呐,跟我在一起,好吗?我一定会对你很好,不会惹你伤心,无论你有什么愿望,都会尽力为你达成。" 松本把二宫转过身,深深的望进他的眼睛,诚恳地承诺。


 


二宫不发一言,抬头迎上松本深邃温柔的双眼,漆黑的瞳孔映照着自己的身影,二宫仿佛看见他沉沦在这个漆黑的旋涡,逃不开,也不想逃开。就算是深渊,就算最后有可能会跌得遍体鳞伤,也让他勇敢的赌一把,为自己的渴望努力一次,纵然最后失败,他还是想试一试,赌一把。


 


"好,我答应你,我们来交往吧!不过你可要快点追上来,我不会等太久的。" 二宫望着松本,扬起一抹笑容,绽放如寒冬中的暖阳般,闪耀着迷人的光采,让人不得不被吸引。


 


松本望着二宫的笑靥,害怕被拒绝的担心一扫而空,心雀跃的鼓跳着,在二宫光洁的额头印下烙印,收紧手臂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感受着两人开始同步的心跳。


 


看见松本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二宫的眼眶有点湿润,满足的笑了,带点动容,带点期待。二宫觉得就凭松本这一刻的宠爱,自己便有勇气赌一把,第一次为自己的渴望而努力。


 


"我们要约法三章喔!" 不知过了多久,二宫轻轻的推开松本。


 


"第一,从你和我表白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不能后悔。如果你敢丢下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喔!"


 


二宫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微微嘟着小嘴撒娇,明摆着要算计松本。


 


"第二,所有事都要听我的!"


 


"最后,有新游戏出要第一时间买来给我。"


 


"你说什么都答应你。不要说游戏,你要什么都买给你!" 松本宠溺的扭了扭二宫的鼻子。


 


"你就不怕我让你买太多,买穷你?" 二宫调皮的皱了皱鼻子,满意地笑了。


 


"Nino,不是我小看你,要买穷我不容易喔!" 松本润乐得大笑。


 


二宫撇了撇嘴,暗自嘀咕,有钱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今天咖啡店休息?" 松本的下巴抵在二宫的肩上,闻着他特有的甜美清香,温柔地问。


 


"嗯。" 二宫看了看不远处的钟,早上十点...哎?哎?早上十点?昨晚没有和O酱他们说一声就出去了,本来想要在清晨大家还没起床时偷偷回去的,可是忘记了...


 


"O酱计划要出海钓鱼,应该早就起来了,肯定会发现我昨晚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去!还有知念肯定会啰啰嗦嗦的念个没完!啊...要烦死了! "


 


二宫推开松本,跑进睡房四处找手机,最后终于在床底找到那闪着提示灯的东西。打开来一看,一刹那手足无措,十多过未接来电全都是来自家里的,还有几个讯息问他去哪了。


 


"你先传过讯息给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然后我送你回家。" 松本飞快地帮自己和二宫整理衣服,跑到玄关穿上鞋子,拿起锁匙推着二宫向他回家的路上走去。


 


二宫摄手摄脚的打开门,看到Haru摆着尾巴坐在玄关,兴奋看着自己和松本,摆好姿势准备要扑上来。


 


"嘘..." 二宫将手指抵在唇上,示意Haru安静,怎料Haru以为二宫在和他玩耍,兴奋的叫了几声,然后向着二宫扑上去。


 


松本揉揉鼻子忍住笑意从二宫手上抱过Haru,好让他脱下鞋子。


 


这时候听到Haru叫声的小大和知念跑到玄关,不满的看着二宫他们。


 


"Nino,你终于知道要回来了!昨晚和润君出去了,电话也不打个回来,知不知道人家会担心?" 知念嘟起小嘴有点生气的对着二宫埋怨。


 


"对不起啦,下次会记得通知你们。" 为免知念继续念个不停,二宫吐了吐舌头,低下头乖乖认错。


 


"Nino,你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 看着一脸疲倦的二宫,小大没有说什么,只是揉了揉二宫的头发。


 


松本虽然有预料到要面对大野,只是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快。坐在二宫家里的沙发上,松本有点紧张的望着面前的茶,虽然大野看起来很亲和,只是见家长什么的谁都会紧张。


 


"润君和我们Nino在交往?" 大野看着松本紧张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虽然我们都是男的,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对Nino。"


 


"是男是女我不在意,可是你不是有一个交往多年的恋人?" 大野收起微笑,语气难得的严肃。


 


"什么?你有恋人还来招惹我们Nino?" 听到松本有恋人,知念愤怒的跳起来,双目喷火的指着不知所措的松本。


 


"那些事润君已经告诉我了。" 二宫一出来就听到知念愤愤不平的指责松本,叹了口气,虽然听到恋人什么的有点心疼,可是不去解救那个不知所措的男人不行,再让大野他们说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


 


"Nino,那你还要和他交往?" 知念一脸惊讶的望着二宫。


 


"对啊,我想要给自己和他一次机会。" 二宫坚定的望着大野和知念,想要从最重要的家人那里得到支持和认同。


 


"我对Nino是认真的。" 松本拉着二宫的手,严肃坚定的对着大野他们说。


 


"那好吧,我不会再反对。你们两个好好努力。" 大野叹了口气,如果是Nino想要的话,那么他怎么反对都无用。


 


"嗯,我们会努力的,也会好好照顾Nino。" 松本和二宫紧紧的握着大家,相视而笑。


 


"润君...我有说要答应让你和我们Nino交往嘛?" 知念冷冷的对松本说,双眼却透着笑意,不愧是和Nino一家人,递着机会不忘要算计别人。


 


松本苦恼的望向二宫,只见他的新恋人一脸幸灾乐祸的对他笑,很明显一点要帮他的意思也没有。


 


"你不准欺负Nino,不准让他伤心,不准背叛他。让我知道你对Nino不好,我会很乐意让你知道身不如死的感觉。"


 


看到松本一脸认真的直点头,知念满意的笑了。


 


"还有所有事都要顺着Nino,也要顺着我和小大,闲时要多一点进贡来讨好我们。" 知念眨巴着眼睛,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松本顿了一顿,望向二宫,只见那人撇嘴一笑,用眼神示意他点头。松本心想顺着二宫,讨好二宫,这些他都明白,不过怎么对大野他们也是?这家人多么不愿意吃亏啊...


 


松本想归想,还是要答应,点头点头点头... 看到他们三人满意的点头笑了,松本心想他这算是过关了吧。


 


" Nino,你好好招呼润君。我和领要出海钓鱼,明天早上才回来。润君,你当自己家就行,不要客气。" 大野拿起放在旁边的一大箱钓鱼用品,一边念着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匆匆忙忙地离开。


 


"路上小心,记得涂防晒啊,再晒黑就不让你进屋。" 二宫对着大野的背影大喊,大野挥了挥手以示听到就匆忙地走了。


 


知念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别有用意的盯着二宫和松本,"我约了山酱,要出去了。",走近二宫,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家里就你们俩,可以不受打扰的慢慢玩喔!"


 


"你这个死小孩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还有去玩可以,不过小孩子不可以干乱七八糟的事啊!" 二宫的脸隐隐透着红晕,恶狠狠的对着知念说。


 


知念指着二宫脖子上那一块粉红的暧昧痕迹,贼贼一笑,"可是你们昨晚很激烈喔!"


 


二宫的脸迅速红透,急忙用手遮着脖子,跑进房里后数秒传来一声大吼,"松本润,你这个混蛋!"


 


二宫再出来时,脸颊已不再红彤彤,只是耳朵还是红红的,脖子也已经被一条厚厚的围巾包得严严实实,不露一点春光。


 


"想不到Nino你会愿意当下面那个啊!" 知念一脸坏笑的望着二宫,趁着二宫发怒前逃到玄关,"我出门了!"


 


"Nino,那个还会疼?" 松本指着二宫的脖子,一副内疚的样子。


 


"怎么不疼?!让你被咬一口就知道!我说你是吸血鬼嘛?怎么就咬人家脖子?!"


 


"对不起嘛,下次不咬脖子,咬其他地方。" 松本把二宫轻拥入怀,在他的耳边细语,末了还轻轻的咬了咬他的耳朵。


 


二宫被这样的调戏弄得身子顿时瘫软在松本的怀中,把通红的脸埋在松本的肩膀上,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厚脸皮的。


 


突然,玄关传来开门声,知念冲进来,赶上厅中两人红着脸火速分开的画面。


 


"不好意思,我忘了拿锁匙,你们继续。" 知念调皮的对二宫他们眨了贬眼睛,拿起柜子上的锁匙。


 


知念在玄关前突然转身对着松本说,"啊,润君,忘了和你说,Nino明天还要顾店,所以不要太累着他喔!"


 


二宫怒了,恼羞成怒的一吼,拿起坐垫向着知念丢过去,可惜给他逃出门了。


 


二宫扁了扁嘴,指着松本控诉,"都是你害的!"


 


松本拉过二宫,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不要和小孩子计较,我带你去吃大餐,不要再气了!"


 


二宫皱了皱眉,气呼呼的讨价还价,"还要给我买最新的Wii U 马里奥游戏。" (话说马里奥就不可以在ps4出嘛...我都很想玩啊...)


 


"好好好,你要什么都买给你。午餐想吃什么?" "汉堡肉套餐。我知道有一间很好吃的店。" 二宫答得飞快。松本怔了一怔,"汉堡肉就够了?你不用替我省钱啊。"


 


二宫一脸鄙视的望着松本,"你这个奢侈的家伙!还有你不知道汉堡肉很好吃嘛?"


 


听到二宫孩子气的吐糟,松本忍不住笑了,拿过大衣帮二宫穿上,推着二宫到玄关,"有这么节俭的贤内助,我绝对是赚了。"


 


"少得意了,这是让你把钱都留给我用来买游戏的!买穷你的时候,不要怨我。"


 


"买穷我...Nino,你就是每天都买,也不可能买穷我啊。"


 


"啧..." 二宫撇撇嘴,暗自嘀咕,都说有钱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