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ttering

宠爱Ninomi,私心末子和Y2,没节操支持竹马和SK~

美妙时光 - 10

美妙时光 - 10



人永远在对的时候遇上错的人。 然后又在错的时候遇上对的人。

只要是那个对的人,就算相遇在错的时间也不想错过。

可是人永远都是错过了,才发现错过的是那个对的人。


 

周末虽然寒冷,不过天气晴朗,确实是出门的好日子。平时咖啡店休息,如果没有人去叫醒二宫,他都会睡到自然醒,不过这个周六的早上,二宫起的特别早。

"O酱,知念,早安~ 早餐快弄好喔!" 在厨房忙碌的二宫心情很好的和大野他们打招呼。

无视知念的惊讶,二宫快速的吃完早饭就风风火火的冲进洗手间,对着镜子仔细观察一下自己的脸。因为怕早上起来气色不好,昨天晚上二宫没有像平时一样的打游戏打的累了才睡,早早就睡了,这招果然是颇有效果的。

望着二宫跑进跑出的,知念对大野发表他的看法,"O酱,Nino这样绝对有猫腻!"

"嗯?" 坐在饭桌前安静的吃着饭团的大野,那紧皱着八字眉的脸,迷糊的眼神,嘴角还沾了一粒饭粒,那叫一个呆。

"O酱,你可不可以不要一边睡一边吃?" 看到这样的大野,知念差点要狠狠的摇醒他了。

大野忍不住一阵唏嘘,二宫和知念小时候都会缠着自己撒娇,那么的乖巧可爱,怎么现在都只会吐糟他、欺负他。

"Nino肯定是要和润君去约会!看他急成这个样子!" 知念贼笑起来。

"嗯…" 大野的心情更加复杂了,心想这个松本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让二宫紧张的手忙脚乱。

"O酱,我今晚不回来了,会在山酱那边过夜。" 知念继续说。

望着跑进跑出的二宫,再望一望知念,怎么他可爱的弟弟们都被骗走了? !

二宫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拿了出来,开始一件一件挑了。突然他他发觉自己的行动太荒谬了。一个约会而已,怎么把自己弄得好像女人一样的紧张兮兮?

自己一直在期待这一天,由第一次见到松本便一直期待有一天可以站在松本旁边,映照在他的眼里,享受他的温柔。为了这次的约会,二宫一早就起床准备。

想给他留下好印象。

想要他露出赞赏的眼神。

二宫突然觉得自己过分在乎松本怎么看待自己,自从认识松本以后,自己就一股脑儿的投入感情。二宫开始怀疑松本的温柔是不是可以给予任何在他寂寞的时候,代替那个人陪伴他的人,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当现实与希望有了偏差,心里充斥着各种怀疑,一颗名为不安的种子在心中萌发。

二宫房间的门开着,大野和知念凑过来偷看,发现二宫呆望着衣服。

"Nino,不快点的话就要迟到了啊。" 知念站在门口拿着饭团边吃边说。

"你们两个不要拿着饭团走来走去,饭粒都要掉到地上了!" 二宫回头瞪他们。

二宫把门关上,压下心中的不安,打起精神,告诉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望着摊在床上的衣服,二宫皱起眉毛认真的看了一会,挑了一套轻便的衣服出来,然后把其他衣服都放回去。

"妈啊!要迟到了!"

挑衣服的时间耗费太长了,松本的车子肯定已经到了,他可不想才第一次约会便迟到。

"我出门了。" 和大野他们挥挥走,二宫赶紧收拾好东西跑出门。

走出公寓门口,松本果然已经站在车子旁。松本这天穿了黑色捧球外套,蓝色修身牛仔裤,脚上穿着短军靴,带着墨镜,背着萤光黄色的长方形皮质双肩包,一身的打扮有型又帅气。

松本发现这天他们俩其实都穿的颇有默契的,二宫穿了灰色连帽衣,外搭黑色捧球外套,修身牛仔裤,配亮紫色的NB跑鞋,看起来很活泼可爱,说是高中生也有人相信。

"润君,等很久了吧?对不起唷。" 二宫略对抱歉的吐吐舌头。

"我也是才刚到而已。" 松本微笑道,宠溺的揉了揉二宫的头发。

松本的车里散发着他淡淡的香水味,二宫靠在座位上,呆望着松本专心驾驶的侧脸,认真的男人真帅,车子晃阿晃,慢慢眼皮开始沉重,昏昏欲睡的。

经过差不多一小时的驾驶,终于到达目的地。松本把车泊在水族馆的车位里,拉下了手刹熄了火,转身发现二宫靠着椅背侧着头,微微张开小嘴,睡的可熟了。

望着二宫毫无防备,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睡相,松本温柔一笑,靠过去打算偷偷给他一个吻时...

二宫忽然张开眼睛,不解的瞧着他眼前放大的英俊脸孔。

"嗯?怎么了?" 二宫因为刚睡醒,双眼迷蒙,语气带着如棉花糖般软绵绵的嗓音柔声问到,添了一点性感的味道。

松本的眼神变得深沉,贴上二宫迷人的小嘴,轻柔的吻着,缠绵悱恻。他清楚感觉到二宫的甜蜜,那样的柔软,让人流连忘返,虽然二宫亲吻的反应有点笨拙,可是不熟练的动作却深深的取悦了他。

松本稍微松开二宫,看着他微微张着红嫩的小嘴,双眼透着迷惑,松本忍不住笑了。

"口水要留出来了,睡的和小孩子一样。" 松本笑着说,凑过去在二宫微微张开的唇瓣上轻啄了一记。

二宫被松本的吻惊醒了,睁大双眼瞪着眼前笑的坏坏的松本,用手捂着嘴,红着脸推开松本,自顾自的下车,心虚的四处看, 幸好没有被发现!

松本去买票,二宫坐在一旁等着,看见一个小男孩骑在爸爸脖子上,嚷着要吃雪糕,一旁的妈妈温柔的注视着两父子。

松本买好了票凑到二宫身边问,"Nino,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二宫羡慕的眼神追随着一家三口亲密地走进水族馆。

"Nino很喜欢水族馆?" 松本顺着二宫的目光看过去。

"嘛...也不算喜欢。" 二宫收回目光,顿了一顿才回答。

"那为什么说要来水族馆?" 松本有点无奈。

"因为玩心跳回忆时,第一次和对象约会都会到水族馆嘛。"

小时候的二宫曾经很喜欢和最爱的爸爸来水族馆,直到爸爸离去了,小二宫便再没有来过水族馆。二宫不想告诉松本他的过去,他不想在松本的眼中看到同情,而且他还不能够好好的面对自己的过去。不过当松本问他这天想到哪里去,他突然好想和现在喜欢的人再去一次这个曾经最喜欢的地方。

松本额前冒出了一堆黑线,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挂着无辜表情的小宅男。

"来张合照好了。" 站在水族馆门口,二宫拉过松本,掏出手机,镜头对着他们俩,"来,茄子~"

二宫放下手机检查刚才的照片,松本的手圈过二宫的脖子,和二宫一样举起剪刀手,一脸灿烂的笑容。

"嘛嘛,装可爱和你完全不搭。" 二宫捂着嘴偷笑。

松本看着二宫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装作凶狠的瞪了他两眼,"笑什么笑,你不也是举剪刀手?"

二宫眠嘴一笑,"可是我就是和剪刀手很搭唷。"

松本看一看照片,再看一看眼前这个笑的一脸嚣张的小宅男,太过灿烂的笑容和可爱的声音,让松本的心跳漏了一拍。嘛...还真是满搭的。

"我们进去吧!" 松本揉了揉二宫的头发,抓起二宫的手走进水族馆。

周末的水族馆很多人,松本站在二宫的右边,小心翼翼的护着他的右手,避免有人碰到他受了伤的右手。二宫感受到松本低调的体贴,静静的温柔,一举一动都深深吸引着他,幸好昏暗的室内应该可以掩饰他绯红羞怯的脸颊。

往水族馆里面走可以看到一些巨大的水槽,里面有珊瑚礁和一些热带鱼。

松本和二宫安静的靠在一起看鱼,二宫指着其中一条鱼给他看。

"那条鱼和润君好像,很华丽,可是表情很凶。" 二宫fufu的笑着。

"那条才像你,小小的一副宅男模样。" 松本轻轻的拍了拍二宫的头。

看到被攻击身高要害的二宫,不满的绕起嘴巴,松本宠溺的笑了,靠近二宫的耳边轻声安慰,末了还轻啄了他的脸颊一记,"小小的很可爱就是,抱起来才舒服。"

二宫红着脸,心虚的四处张看,发现好像没有人看到才放松过来。

周末的水族馆人很多,幸好所有人都专心观赏鱼儿,没有人留意到他们刚刚的举动。

他们穿过水中隧道,看到巨大的海象有如美人鱼般的在他们头上游过,看到鲨鱼和成千上万的壮观鱼群在他们身边游过,二宫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断指着游过的鱼,兴奋的示意松本看。

"润君,快看那边!好厉害啊!" 松本心想水族馆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掏出手机给二宫拍了几张照片。

再往昏暗的里面走,在玻璃槽里的白色半透明水母,随着灯光转换,透出不同的颜色。美丽壮观的景像让两人目不转睛,看得入神。

吃毕午餐,趁着海洋剧场表演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两个人去卖东西的地方看了一下,二宫拿起Q版海豹的抱枕,心想这家伙胖胖的真可爱啊。

松本跟在后面看到二宫放下抱枕,拿了两个海豹的抱枕对店员说。

"请给我这个。" 松本抓起二宫的手,把一个抱枕放在他的怀里,微微地笑了一下。

"润君,买给我的?" 二宫望着手上的海豹抱枕,抿嘴一笑。

"嗯,买给你的。你不是喜欢这个么?不想要吗?" 松本轻轻的扭了扭他的鼻子。

"当然要啦!" 二宫立刻把抱枕藏到背后。

"那我们每人一个。" 松本挥了挥另一个抱枕。

走出精品店后,两个人去看海洋剧场,海豚精湛的跳跃表演,海豹活泼的顶球表演,让两个大小孩兴奋的大呼小叫,和身边的小孩子没个两样。

来到最后一站的企鹅馆,松本模仿着企鹅的步姿,逗的坐在椅子上休息的二宫fufufu的笑个不停。这个时候有一只企鹅游了过来,头贴着玻璃,定定的看着松本,跟着松本游来游去。

"那只企鹅肯定是看上润君了。" 二宫严肃的对松本说,说完自己却先笑场。

"Nino像个小孩子一样。" 看着二宫笑弯了腰,松本都忍不住笑开了。

"哈?" 二宫不满的撇撇嘴,皱起鼻子,微微的瞪了松本一眼。

松本笑着把手搭上他的肩膀。 "不过我就是想看Nino笑的开开心心的样子。"

快乐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时间已经过了五点,差不多到水族馆关门的时间。游客们开始陆续离开,二宫跟着散去的人潮离开,出了门口才发现原本护在他后面的松本已不见踪影,掏出手机打给松本,松本的电话却是关机。

二宫望着眼前经过的人潮,希望可以找到松本的身影。

二宫想起小时候他和那个人最后一次去水族馆,愉快的渡过一天,结果第二天那个人就拿着行李离开他们家,二宫记得那个人挥开了哭的很伤心的妈妈的手,就算他追出去抱着那个人的腿,那个人也只是摸一摸他的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被丢下的悲伤和恐惧至今还留在二宫的心里,他知道他和松本只是被人潮冲散,松本现在可能也在四处找他,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了悲伤涌上心头。

二宫焦急的四处张望,一眼便找到在人群中的松本,松本看起来很焦急,明显的也在找他,他挥着手喊松本,可是松本并没有看到他,还转身离开。

望着松本的背影,二宫的心涌上孤寂的感觉,他发现无论在什么时候也好,他都可以在人群里立刻找到松本,过去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相反,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就算他站在松本的面前,松本都看不到他。每一次的转身,每一个留给他的背影,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他没有被映照在松本的眼里。

二宫不知道对松本的坚持会为自己带来什么结果,可是松本的温柔让人食髓知味,就算结局让他伤心,就算最后得到的只是松本的背影,他现在都放弃不了。他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对松本的温柔太过沉溺,也不要对松本的温暖太过依恋。伤心了,可以复原。心碎了,就只能继续沉沦。

二宫跟在松本的后面,祈求着松本会转过身来发现自己,可是他没有等到松本回头发现他。

"润君,我在这里。" 二宫的声音有些沙哑。

松本转身发现原来二宫一直站在自己的后面,"Nino, 原来你在这里。手机没电了,还在担心要怎么才找到你。"

看到二宫一副被人丢下要哭不哭的样子,很可怜,也很惹人心疼。松本站在二宫面前,"Nino..."

二宫红着眼眶微笑,"虽然知道不可能,可是我刚刚真是有点担心被润君丢下,不过最后我还是找到润君了。"

想把二宫的悲伤都驱散,想把那人的眼泪都抹去。松本把手搭在二宫的肩膀上,低下头,望着二宫的眼睛说,"Nino,我不会再弄丢你的。"

二宫靠过去贴着松本,把头埋在松本的肩膀,感受着松本强而有力的心跳,他觉得吊起的心渐渐平复下来,一直以来的恐惧和担心在松本的承诺下开始变得有点微不足道。原来陷落比自己想像中容易,对松本的渴望,对爱情的贪心,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他开始相信松本的话,幻想自己可以取代松本心中的那个人,祈求松本不会丢下他。

"嗯。回去吧。" 二宫轻轻的推开松本,露出一抹让人心动的微笑。

车子驶过湾岸高速公路,黄昏的阳光在海面上洒上一层金粉,闪闪发光,好不吸引。二宫享受着热闹过后的慵懒时光,侧过头望着松本认真的侧脸,灯黄色的阳光映照在松本的脸上,美丽的让他甚至都有些屏息,害怕打断了这份绝美的宁静。

"下次再两个人一起出来玩吧。" 松本突然说。

"嗯。" 二宫应了一声,微微笑着转过头继续看窗外的美丽景色。

同样的水族馆,同样的海面,同样的高速公路,不一样的是他的微笑,他的期待,他的希望。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