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ttering

宠爱Ninomi,私心末子和Y2,没节操支持竹马和SK~

美妙时光 - 11

美妙时光 - 11


早早下班回家,在厨房准备着晚饭的松本,听到客厅的人兴奋的笑过不到,看过去见到二宫抱着Haru在他家的豪华沙发上闹作一团,笑容灿烂的像个孩子一样。

松本把晚饭放到餐桌上,再把Haru的份放到盘子,然后脱下围裙,"Nino和Haru不要再玩了,过来吃饭。"

二宫和Haru好像听不到一样,继续玩闹。

松本无奈一笑,过去把小的那只抱到专属盘子去吃饭,看到Haru埋头苦干的吃,温柔的揉了揉它的头,转身发现大的那只还赖在沙发上装死。

松本轻轻的叹了口气,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脸上的神情是多么的温柔,多么的宠溺。 松本走到沙发旁边,俯视二宫,取笑道,"难道要我抱才起来吃饭?"

二宫仰望着松本,不发一言,高举双手,无辜的笑容甚是可爱。

松本挑了挑眉毛,坏心眼的一笑,伸手作势要拉二宫起来,其实是搔他的痒,"嘛,不起来吃饭是不是?"

"哇!别搔我!!哈哈哈,我起来了!!" 二宫尝试推开松本的手,可是小身板的他怎么会是松本的对手,被松本压着搔痒。

"这是惩罚,知道害怕了没有?" 松本得意的笑着,继续搔二宫痒。

两个人不知何时掉到柔软的地毡上,孩子气的闹作一团,笑过不停。松本趴在二宫身上,两个人都有些喘,松本低头望着二宫因为玩闹红透了的脸颊,湿润迷蒙的双眼,有些不甘心的咬着小嘴,松本凝视他的眼神变得深黑,气氛开始变得暧昧,两人情不自禁的吻了起来。

"唔...唔嗯..." 二宫被吻的没了气力,心脏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只感到头脑热的热的发涨。

二宫有点不甘心松本每次都游刃有余,相反自己就每次都手脚发软。二宫不服气地,搂下松本的脖子,舌头一动,用力反吻回去。

这一吻下去,本来只是想要像平时一样的逗一逗二宫,二宫却点起了火,挑起松本潜伏的欲望。松本的唇吸吮着二宫的甜蜜,在渴求的怂恿下,舌头掠过他的唇瓣,同时把手探进他的毛衣里,灼热的手恣意抚摸嫩滑的肌肤,逗弄着诱人的樱桃,挑起难耐的颤抖。

难忍的悸动挑逗着二宫青涩的欲望,身体泛起阵阵燥热,陌生的情欲在身体里疯狂的叫嚣,湿润的双眼透着期待,泛着潮红的脸庞,声音因为欲望变得沙哑,当松本吸吮上他的喉结时,他再也忍不住哼叫了起来,手忍不住紧紧的攀上松本​​的背,"唔,润..."

松本突然被那一声"润"唤醒,脑海里闪过生田的样子,罪恶感突然涌上心头,顿时从快要冲昏理智的欲望中清醒,硬是压下在身体里翻腾不已的情欲,停下了动作,将二宫揽在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松本心想自己真是个混蛋,平时引以为傲的克制力都到哪去,在还没有确定自己对二宫的感觉时,怎么可以放任自己,让自己疯狂的情欲来伤害他,自己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他啊。

松本不想用虚假的情爱来挟持二宫的真心,禁锢他的爱情,这样的爱情对他来说,太过廉价,也太过虚伪,他值得一份真挚的爱情。 不想因为寂寞,所以装作爱上。松本只是想要试着爱上,试着要纯粹的爱上二宫。说到底松本也只是自私的不想让自己抱着罪恶感而已。

"对不起..." 松本沙哑着声音,低低的说。

二宫眼神迷离,脸颊泛着情欲的红潮,不明白为什么松本突然停下了,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松本的欲望,直到松本的那一声"对不起",将他从情欲中唤醒。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松本抵在二宫的耳边,一声一声的说着歉语。

二宫听到那侵略他心脏的声音沙哑的说着对不起,他想到了他们相遇的最初,情欲早已消失殆尽,那一声一声的"对不起",仿佛在对他说对不起,我不会爱你。二宫难受了,寒冷占据了散去情欲后的身体,然后透进心里,心脏仿佛要被撕裂开来。

二宫习惯笑,无论开心或是不开心,他都习惯笑,欺骗自己,欺骗他人。无数次面对现实上的低潮,他都习惯笑着强迫自己要坚强振作。一直以来,只要假装自己没事,就好像真的没事了。陷落已成事实,他放不开对松本的渴望,就算心疼的好像快要裂开一样,他还是停不了对松本的眷恋。

"润君还要压着我多久?很重啊!" 二宫推了推松本的肩膀,假装轻松的对松本说,任谁也想不到轻快调皮的语调下藏着一颗疼的快要裂开的心。

松本拉着二宫坐起来,帮他整理好衣服,"好了,我们吃晚饭吧,饭菜都冷掉了。"

松本把二宫拉到餐桌安顿好,尴尬的静默弥漫在两人的周围,松本拿起桌上的饭菜,"我去热一热饭菜,都凉了。"

说罢,也没有等二宫反应,就慌慌忙忙的去了厨房。 松本太紧张了,根本就不敢去看二宫的反应,所以他也没有看到二宫在他转身的那个瞬间,脸上那眩然若泣的表情。

松本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出来时,二宫看起来好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弄了你喜欢的汉堡肉,Nino你要多吃一点。"

吃饭的时候,除了碗筷碰撞的声音以外,两人间弥漫着一股尴尬的静默气氛。

看见二宫好像没事的样子,松本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他不想二宫明明受伤了,却要在他面前假装没事,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向二宫解释他刚刚的举动。他不想让二宫胡思乱想,也不想让二宫伤心,可是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了。

"Nino,刚刚..." 松本有些迟疑的想向二宫解释。

"对了,下星期平安夜那天润君有空吗?" 二宫突然出声打断松本的话,他知道松本想要说什么,不过他一点都不想听,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的,可是他还是平静不下来,他害怕了,他想要逃避,他没有勇气听到松本说不会爱上他。只要松本有可能爱上他,就算机会再微,他也有勇气待下去。不过,要是松本最后依然没有爱上他?他发现原来自己没勇气面对松本不会爱上他的这个结果,所以他恐慌了,害怕了,逃避了。

意识到二宫想岔开话题,松本顿了一顿,跟着他的话题走下去。

"Nino想要干什么?"

"嘿嘿,那天是我笨蛋竹马的生日,我们计划在朋友的餐厅给他办个生日派对。"

"就是你这几天去帮忙的餐厅?" 松本翻开手机里的行事历。

"嗯,小亮的店还在准备,要下个月才开门,不过装修什么的也弄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想要在平安夜那天在那里帮相叶庆祝生日。"

"嗯,没问题。那天我提早下班过来吧。然后第二天就我们两个人去庆祝圣诞节好不好?"

"真的吗?太好了!" 二宫的双眼透着真心的兴奋,就算松本只是想要补偿他刚刚发生的事,他还是觉得很高兴,高兴的都要开始鄙夷自己,鄙夷自己所有的开心和不开心都源自松本。

"嗯,我来订餐厅。然后吃过晚餐,我们可以驾车到横滨那边看夜景。"

"圣诞节的灯饰一定很美!"

"嗯,那就这样决定吧。" 看到二宫露出大大的笑容,松本终于有点放心了。

"Nino,汉堡肉好吃吗?我还是第一次弄而已。"

"嗯!很好吃!润君都可以去小亮那里帮忙了。"

"你朋友是要准备开家庭餐厅?" 松本心想一般只有家庭餐厅才有卖汉堡肉啊。

"不是,小亮是要开法国餐厅。" 二宫一本正经的说。

"法国餐厅怎么会卖汉堡肉?" 松本忍不住笑了。

"小亮不会介意的,事实上我已经让他在餐牌上加了一道汉堡肉定食唷!" 二宫无辜的贬贬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松本无言了,终于发现二宫对汉堡肉可不是普通的执着。

吃毕晚饭,两人坐在地毡上喝着红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看似不着边际,其实都在假装平静,有意无意的避开对视。只是感觉来了就没有办法控制,二宫借着醉意,靠向松本。

松本望着二宫的迷离的眼神,染上醉意的绯红双颊,带点性感,带点春情,甚是魅惑。松本的脑海闪过早前两人在地毡上暧昧交缠的身体,有些受不了暧昧的气氛,他不想再让失控的情欲占据理智,他更加不想在暧昧不清的情意下伤害二宫。

"现在都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松本甩了甩头,他把两人拉开至安全的距离。

看到松本避开自己的靠近时,二宫霎时怅然若失,忍不住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不用了,我想去逛逛,散一散酒气,顺便去一趟便利商店才回去。" 二宫的眼神不由暗淡起来,低下头压下心里的苦涩,再次抬起头时已经笑的一如往昔。

"那我陪你吧。" 松本不放心在这个时间放二宫自己一个人回去。

"真的不用了,我可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成年男人唷,而且我有Haru,不用担心啦!" 二宫苦笑了一下。

这一刻,二宫不需要无谓的体贴,他只想躲起来舔伤口。很多时候,再多的坚强,也只不过是一种伪装。用虚假来安慰自己也是一种活法,只有这样才可以继续假装坚强。自欺欺人是一味让人上瘾的麻醉剂,只有依赖它才可以忘记心灵的痛苦,忽视被摧残的心灵。

听到二宫这样说,松本唯有无奈接受。 "那我走了,晚安。"

"回到家要记得给我传个讯息过来。" 松本在二宫的额头印下一吻,然后送他和Haru出门。


-----------分隔线-------------


平安夜那天的早上,相叶一整个就是灰暗,醒来的时候发现樱井不见了,只看到他留下了一张便条,说临时有工作要忙,他不是说这天已经请假了吗?等了一整个下午都等不到樱井回来,打给二宫,二宫又不接电话,打给锦户,锦户又说正在忙装修的事儿,相叶都想要哭了,怎么一个两个都忘记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啊。过去每年的这一天不都是大家一起过的吗?

突然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发现是锦户打来的,相叶接起来,声音有点沮丧,"喂,小亮...你终于都想起我了..."

"嗯,现在到我的餐厅来,翔酱说今晚赶不及回来陪你吃饭了,所以你过来这边吃吧。我弄了炸鸡。" 锦户想像到相叶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生着闷气装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炸鸡!我现在过来!等我啊!" 听到有炸鸡吃,相叶好像复活过来,跳起来跑进房间里换衣服。

"笨蛋怎么说?" 二宫站在梯子上挂起最后的一​​个气球。

"他说现在就过来。" 锦户跑到梯子旁边扶着二宫下来,右手都已经伤了,他可不愿意看到二宫再弄伤自己。

"翔酱,你准备好了没有?" 二宫看着穿上白色西装的樱井正在和领带努力搏斗,额上都冒出汗珠来,紧张的不得了。

"快了,不过领带怎么系都系不好..." 樱井睁着大眼,眼神带着请求的望着二宫。

二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过领带帮樱井系上,末了还抽出一条手帕帮樱井擦拭额上因过于紧张而冒出的汗。

"穿上白色西装,看起来还颇像一个王子,怎么就笨手笨脚的?" 二宫有点无奈。

"Nino 真的觉得我像一个王子?那你说雅纪会喜欢吗?" 樱井感动的望着二宫。

"嗯!像个王子,不过是从仓鼠王国来的王子!" 二宫捂着嘴笑了起来,瞟了樱井的肩膀一眼,"还是个溜肩的王子,还好有放垫肩。"

樱井睁着灵动大眼,委屈的瞪着二宫。

"嘛嘛,小亮你看翔酱现在是不是更像一只仓鼠?" 二宫向锦户招了招手,悟着嘴笑的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一样。

"嗯,有像。而且双下巴都出来了。" 锦户摸着下巴,一脸挑剔的对樱井评头品足。

樱井被两人的毒舌气的默默吐血,蹲在旁边画圈圈,顺便为刚才的感动感到不值。

相叶一身皮衣牛仔裤军靴的帅气打扮,推开餐厅的门,看到里面一片昏暗,没有一点声音,不由觉得有点困惑。

轻手轻脚的踏进餐厅,相叶四处张望,奇怪怎么什么人也没有,"小亮?"

突然餐厅正中央的灯亮起,相叶看到穿上白色西装的樱井坐在三角琴面前,相叶一下子愣住了。琴音开始响起,伴随着优美的琴音,樱井低沉磁性的唱出岚的Salt and Sugar,这是他和樱井都很喜欢的歌。

唱毕一曲,樱井拿起放在钢琴旁边的一大束鲜花走到相叶面前,把鲜花递给相叶,深情款款的说,"雅纪,生日快乐!"

这时候二宫和锦户推着蛋糕走到相叶面前,对着神情滞呆的相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笨蛋,生日快乐啊!"

相叶最初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然后回过神来,看了看拿着鲜花的樱井,还有推着蛋糕的二宫和锦户,感动的泪水滑出眼眶,他笑了起来,笑出了眼角深深的鱼尾纹,脸颊上大大的折子。 相叶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一刻,最爱的人和最重要的朋友一起为他制造惊喜,这是多么的幸福。他衷心感谢命运让自己认识了他们,让他一年比一年来的幸福。

锦户一边将准备好的食物都摆到餐桌上,一边问二宫,"Nino,你不是说有一个朋友会来吗?"

"嗯,他说下班后过来。现在都应该下班了,我去打个电话给他。" 二宫掏出手机,跑到旁边打给松本。

二宫犹豫的望着手机上松本的号码,自从上星期那晚以后,除了由松本传来的一个讯息,说是很忙的样子,他和松本就没有再说过话。

深呼吸一口气,二宫还是打给松本。

"喂,Nino?我正准备打给你。" 电话接通了,传来那人有点疲惫的声音。

"嗯,润君下班了吗?你还要多久才到?"

"对不起,我来不了,我现在在车站的月台上,有个访问出了点问题,要赶去京都处理,明天可能都赶不及回来了。"

"不要紧啦,是工作嘛,润君要加油喔。" 二宫的双眼透着深深的失望,心情有如乌云密布般无法放情,语调却一如往昔的轻快。

"对不起,答应了明天带你去庆祝圣诞节,现在要失约了..." 松本好像能看到二宫此刻的模样,委屈的咬着嘴唇,可是又要假装没事,尽量笑着来安慰自己。

松本知道二宫就算很失望,就算是在强颜欢笑,还是会包容他。虽然他是迫于无奈的失约,他还是让二宫勉强了,这时候的松本对自己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厌恶感。

"这个嘛...我可不会轻易放过润君喔!要是润君买ps4给我,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原谅润君。" 二宫尽量用轻快的语调,反过来安慰松本。

"噗!真是一部游戏机就可以原谅我?火车来了,我晚些再打给你。你玩的开心一点,代我和你的朋友说一声不好意思和生日快乐。"

"嗯,润君加油喔。"

"还有,平安夜快乐,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平安夜快乐。再见。" 二宫极为不舍的挂断电话。

火车上,坐在松本对面的横山,既紧张又内疚的看着松本,有点结结巴巴的说,"总编,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让你平安夜还​​要和我一起到京都去工作,而且还让你失约..."

松本狠狠的瞪了横山一眼,吓的横山把剩余的话都吞回肚子里。松本不再理会横山,透过玻璃窗望着黄昏过后,圣诞灯饰亮起,为自己这个失落的圣诞增添了些许暖意。

挂断电话后的二宫,走过去继续帮锦户摆放餐具,顺手巴了偷吃的相叶和樱井一下,只是表情有点淡淡的惆怅。

"Nino,怎么了?" 锦户问。 相叶和樱井放下啃着的炸鸡,有点担心的望着二宫。

二宫看到他们三个满腹狐疑的眼神,解释道,"松本...就是我正在交往的人,今晚突然有工作,所以来不了..."

"咦??Nino跟谁在交往??怎么我不知道的?!" 相叶惊讶的把炸鸡都掉到地上了。

二宫白了相叶一眼,不是说了叫松本嘛,而且现在不是就告诉他了,当下决定无视他白痴的问题。

"那Nino没事吧?" 相叶有点担心二宫,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二宫有点不开心。

"没事啦,我会有什么事?我们还是照样玩啊,有什么关系呐!" 其实二宫有点想哭,可是今天绝对要是一个开心的日子,就算是要强颜欢笑,他还是要告诉别人,告诉自己他没有事。

"嘿嘿,你这个笨蛋,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二宫巴了相叶的头一下。

"Nino,我只是在关心你啊。" 相叶不甘心的扑向二宫,二宫大笑着拉着樱井避开相叶。

锦户默默看着二宫大笑着和相叶他们孩​​子气的闹作一团,心脏狠狠的作疼,明明不想笑,为什么还要笑?对着他们,根本就不用掩饰。可是无论怎么担心,怎么心疼,锦户发现他还是无法开口让二宫知道。

"我们快点开始吃吧,今晚绝对要不醉无归!干杯!" 二宫带头干杯。

"干杯!"

"雅纪,生日快乐!"

"平安夜快乐!"

玻璃杯互相碰撞的声音,此起彼落,气氛一下子升温,虽然只有四个人,还是热闹无比。

TBC

评论(6)

热度(12)